访谈贾飞:郭敬明的写作让青少年活在幻想中

2011-07-07 11:02:56 作者:一起写 三峡刘星 来源:80后之窗 网友评论 0

    访谈贾飞:郭敬明的写作让青少年活在幻想中

    纠结——80后中国式青春的写作

    ——三峡刘星主持访谈 80后四川作家贾飞侧记

    编辑:三峡刘星       访谈网站:一起写

    访谈嘉宾:80后青年作家贾飞         访谈主持:三峡刘星、晒衣山上、一滴雨

    一、纠结——期待自由的话语权

    三峡刘星:

    请问嘉宾,假如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是愿意做一个记者呢还是一个作家?为什么?

    晒衣山上:记者是先锋,作家呢,恐怕就应该是“二炮”,摆在后面梯队的,形成一个厚度,就像刘三峡行棋,做成了一个厚势,赢棋也就在望了

    四川贾飞:

    记者所弄的就是产品的原料,作者弄的就是在原料基础上进行加工之后所形成了产品。新闻就是原料混合体,作品就是摆上摊位的产品。

    假如给我一个机会,我既不是做作家,也不是做记者,而是一个享有自由和话语权的公民。

    一起写网友:很多人都羡慕作家,记者啊,难道做了作家与记者就失去公民的话语权了吗?

    一滴雨:貌似矛盾,但我们可以理解为:更为自由化的公民“话语权”~必定记者所附的媒介性是站在公众舆论的前沿。

    四川贾飞:

    话语权这个概念得慢慢体会啊。等你体会深刻了,就知道什么时候是海市蜃楼,什么时候是雾里看花。

    三峡刘星:哈哈,回答很幽默,也很实在。

    一滴雨:就目前看来,中国的话语权,大部分是被专家们所“垄断”了,只因为特殊的技能或者研究成果,所以“话语权”实际上是一种非常“产品”,它与普通老百姓无关,因为老百姓所说的就是:“民声”。

    晒衣山上:是的,媒介是站在前沿,但是媒介也是一个介质,是有主导载体的,就像一把枪,指哪儿才能打哪儿,记得宋朝的言官话语权就很宽松,言者无罪,即使捕风捉影,也可以不问造谣治罪,,所以宋朝出现了一大批文人巨匠,甚至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走进政治的文学家,王安石。

    四川贾飞:

    的确,唐朝和宋朝,算是文化的繁荣期了。贺知章、王维、高适、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等进入了政坛。

    三峡刘星:当‘原生态、青春、80后、小说“这些字眼集中在你的身上的时候,你以为你自己对这些文学词汇是怎样的一种态度或者责任?作为一个80后的有影响力的青年作家,你是如何看待70后或者90后的写作新动态的?

    四川贾飞:70后成熟吧,90后还在成长。

    二、纠结——作家也是大山里的留守儿童

    三峡刘星:有消息说你采写的通讯《大山里的留守儿童》获得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报刊协会、全国城市广播电视报业委员会组织的“2010年度全国城市广播电视报优稿评选”一等奖。试问?你是如何看待留守儿童现象的?假如可以,你可以回顾这则通讯稿件采访编辑中最感动你的瞬间是什么?

    四川贾飞:

    提起留守儿童,我是最有发言权。我6岁,父母就到沿海打工,直到23岁时我工作时,才算真正团聚。如果说感动的瞬间,那就是从他们中我看到了我自己。对于留守儿童最大的体会就是,留守儿童的幸福童年其实是缺失的。他们的人生失去了一半的意义。

    责任决定价值观,当你对读者负责的时候,你就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了。其实,这读者也包括自己。一件作品,感动了自己,是第一关。

    晒衣山上:是的,留守儿童最无法弥补的就是父母之爱的缺失,那是对孩子成长最重要的情感基石,家长们迫于生计,外出挣钱,确实会得到一些金钱财富,但是却在精神呵护方面,签下了一笔无法弥补的债务,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呢,但是又有什么办法

    四川贾飞:

    留守儿童,农村孩子希望脱离的梦。什么时候,没有这个词语了,就是最大的进步。

    三峡刘星:原来是以为有切身之痛才有那获得最高一等奖的机缘,换句话说,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才是我们当代作家应该走的路,那么请问,你以为当下的作家团体是一个什么组织,或者说,你心目中的作家应该是什么形态。神圣的光环?还是艰辛的历练?或者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四川贾飞:

    作家应该是一个有着社会良知和责任感的写作者,同时也是生活和历史的记录者。

    一滴雨:这句话我赞同,若不具备社会良知和责任感的写作者,若脱离现实把靡靡之音或者虚妄的幻想作为脚本,所创作的作品仅仅会是利用语言的蜻蜓点水,也不能称之为作家。

    四川贾飞:

    郭敬明这种作家害了好多人啊,让许多少男少女不知愁滋味啊。当他们醒悟之后,才知道自己多么白痴。

    顽顽咋了:哈哈,我就喜欢您这样爱憎分明的人

    三峡刘星:

    当真的记者举步维艰的时候,我们的作家在干什么呢?

    一滴雨:

    当真的作家举步维艰,就是社会性问题了,在文字被贬值的时代,我们的任何物价都在增值,文人们哭了,因为,文字真的不值钱,试想,很多作者码下大量的文字,可是会有几家出版社能青睐?当然这也说明一个问题:文学,在创造它的时候,它的价值是零,若具备思想,并具备时代性前瞻性,语言风格等都优秀,那么它是有价的。这其中的过程不仅是转换,而是是否能够达到一定的标准,若达不到某种标准,(普通人通常这个标准是:运气)就是废品。这就是目前文学读物被贬值的一种客观的观点,中国人注重物质生活,而精神,仍然是“低价产品”。
    晒衣山上:记者是先锋,作家呢,恐怕就应该是“二炮”,摆在后面梯队的,形成一个厚度,就像“刘三峡行棋”,做成了一个厚势,赢棋也就在望了

    四川贾飞:

    名的作家很多是被养起的。还没混出来的作家,还在为生活而奔波。贾平凹不就一直在写二三十年的事吗?或者就写捡破烂的。《高兴》,但有几个高兴呢。

    三、纠结——中国式青春如何飞

    三峡刘星:

    假如有机会,你可以介绍一下你即将面世的新书《飞》、《中国式青春》?

    四川贾飞;

    感谢各位的关注。如需看详情,下半年新书面世时,自然见分晓。望各位到时捧场支持。

    网友问;请问你的作品的题材来源于真实的生活,还是纯粹虚构呢?

    四川贾飞;

    纯属虚构的东西就是骗人的。就像郭敬明的小说,总是让大多数孩子生活在幻想中。当他们真正接触社会的时候,就失去了本该拥有的辨别和认知能力。真正作品,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

    三峡刘星:对,很有意义。请问作家贾飞,你著有长篇小说《迷惘一代》、《天上人间》、《红玫瑰》、《贾飞文集》、《一个农民的艳遇》,在这些书籍中,你以为最难写的啊那一本,为什么。作为一起写网站的众多写手而言,他们希望透过表象看见一个作家最真实的创作艰难的一面?

    四川贾飞:

    最难写就是《红玫瑰》。《红玫瑰》是一部敏感题材。写作时,得考虑很多因素。当你考虑很多因素和阻碍时,这东西就难写了。

    其实,当代的作家很多是很贫困的。我们当地一作家,现在还住在10多平方的屋子。还靠当棒棒维持生活。百度其实应该去关注一下这些人。而不是将财富建立在这些人的痛苦之上。
    作品,需要三部分。质量、发行和宣传。三者缺一不可。就像机器的各个零件。

    晒衣山上:在此祝愿那些棒棒作家们,能在棒棒的汗水艰辛里,领略出独特的人生风景,就像金庸笔下,少林寺的清洁老头,反而练出了绝世独一无二的个武功法门,那是多少人所梦寐以求而不能及的,因为他心里的天地很广阔,,没有别的尘杂,

    一滴雨:对于生活的态度,这是任何一个作家必须要面对和具备的良好心态,从贾飞身上我们看到了很多闪光的东西,关于这些亮点,也是他付出以后的获得,对于创作,相信你是很有心得和...

    四川贾飞:

    当你用心在写作时,其实就已经在创作了。一般的作品,在创作时,应该注意自己写的东西可信度高不高,有什么意义,读者读了之后会有什么启发。这是基础的。伟大的作品,就不是一般人能注意就注意得到的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三峡刘星:当然,作家需要灵气,写作需要灵感,假若目标是伟大的作家好作品,我们往往看见更多的优秀的品质,而这种品质属性往往是作家本人现实的窘迫和精神的富有。奇妙的事是,当下,凭借网络和市场运作,让许多的优秀作品难产。对此,你以为作家应该如何自处呢?

    四川贾飞:

    这与一个作家本身的素质和价值观有关。真正的作家是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的。(听任庭前花开花落,坐看天上云卷云舒。)

    四、纠结——作家维权和读者的忏悔

    三峡刘星:联想到你最近发的一篇博文说的是电子版书籍的被大量侵权,请介绍一下你参与由韩寒发起的,“作家维权联盟”是怎么一回事?

    四川贾飞:

    这件事我也得忏悔。因为,我平时也在网上免费看了许多作家的作品。其实,我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因为如果每一个人都免费去观看作家的劳动成果,那么无疑就将作家逼上了死路。这点来看,读者也有责任。但责任更大的就是网站和百度。如果没有这个免费的平台,怎会有侵权的事呢。我觉得,作为读者,应该尊重作家的劳动成功。知识,应该有他的价值。

    一滴雨:其实不用忏悔,因为作为百度,目前作为中国最大的检索引擎,它需要有足够的知识库,才能够被大众认可和使用,在大众看来,“百度一下”的确比任何去特意的搜索更为方便,大众的心理,成就了今日的百度。但作为百度,也的确需要自律,必定作者创作不易,那些作品被“百度”后可能会损失一些出版商及作者的利益,但若换个角度考虑,其实这也是好事,因为任何媒介的力量都是依靠大众来深度的宣传大面积的扩展,才能达到“热”的程度,若是单纯依赖于传统媒介,即使不被“百度”恐怕也是“深闺之物”啊,网络检索的方便,是必然性的,也是必须性的。

    四川贾飞:

    但在这一过程中,百度是最大受益者。他的财富建立在许多尸骨上。

    一滴雨:

    你说的没错,维权也轰轰烈烈的进行了,百度还是百度,这说明一是家大业大,你奈我何?二是有它存在的一些理由,谷歌的退也促使它迅猛的发展。中国的网络文化市场,是一个烂...

    四川贾飞:

    这才说到了本质,量变引起质变,该需要一些约束了。恋爱到一定程度,就要领结婚证,以维护爱情的权益。百度,到了这个程度,也应该套一个约束了。

    三峡刘星:

    在你的写作道路上,我看见你是作家身份,也是散文家协会的会员,你以为当下的散文写作需要有什么新的突破吗?前几天我们“一起写”开展了一个‘创新散文写作大赛,’。请问你有有何思考呢?

    四川贾飞:

    散文就是随心所欲吧。散文不需要作者有什么目的和特殊的要求,只要尽情释放自己的心情就行。将散文当做自己的一次人生旅行,然后用文字感悟生命,感悟梦想,感悟世界万物。

    顽顽咋了:

    其实写散文的过程,就是释放自己内心的过程。而至于读者,能够找到多少共鸣,在于他们自己的生活。这也许就是散文最大的魅力吧。

    四川贾飞:
    对啊,这说的很有道理。散文,散文,发散我们的内心,撰写心中的美文。

    三峡刘星:哈哈,你们谈的都是散文最基本的立足点和归宿,当然不错,不过我们只会记忆住那些具有特定才智的别具一格的散文,我之所以对青年作家发问说创新的散文,就是基于市面上的汇编的所谓的优秀的散文和网络上的美文,让散文成为纯属个人消遣的商品,那不是真的创作,也不是会让历史记住

    四川贾飞:

    你所称的散文,其实就是美文。什么是美文,应该给人带来愉悦和反思的散文。散文的最高境界,就是超越散文,而名传千史。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等,就不仅仅是散文了,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你所称的创新散文,希望能超越一些东西。

    五、尾声

    晒衣山上:

    时间这么快就10点了,贾飞也辛苦半天了,谢谢你。今晚的话题就此结束吧,就让思想继续延伸,大家接着在牢笼的生活里继续拼斗吧。。贾飞晚安!各位晚安!

    三峡刘星:小结:

    感谢大山深处的巴蜀青年作家接受一起写网站的在线访谈,在百忙之中跻身来参加写作对话。
    他正在路上,写作的路上,尽管他有许多华丽的称谓。但是,我们分明看见了一个坦诚的直率的有点幽默的80后青年写手对文学的坚守和执著。他游刃有余的在记者和作家的身份之间转换,直面生活的现实,和现实生活给予他文学创作的精神宝藏。文学的未来属于青年,未来更属于勇于探索的青年。期待著名青年作家、主笔记者贾飞能飞得更高更远。

    六、后记

    80后名作家贾飞7月5号做客一起写,与大家一起交流创作经验。

    嘉宾简介:贾飞,1986年生,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深度调查主笔记者,80后之窗文学总监、成都未蓝电器董事。

    “2008中国百强大学生”(中国教育部、人民日报社、团中央共同评选),“2008中国年度网络优秀作家”,第四届全国“乐学杯”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每日一星”,“2010中国十大80后励志作家”,“2010中国十大记者式作家”,”2010中国十大媒体策划枭雄”,“2010达州十大新闻人物”、“2010年度全国城市广播电视报优稿一等奖”等。

    著有长篇小说《迷惘一代》、《天上人间》、《红玫瑰》、《贾飞文集》、《一个农民的艳遇》等百余万字。美国《侨报》、《南国都市报》、《辽宁青年》、《读者报》、《新锐》杂志、《华西都市报》、《海峡都市报》、《达州晚报》、《领航者》、《出版商务周报》、达州电视台、《达州广播电视报》、《消费指南》、新华网、人民网、腾讯、新浪、凤凰网等近千家媒体对其进行过宣传报道。

    曾参与策划、宣传数十件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新闻报道和文化娱乐事件。其新书《飞》、《中国式青春》将于2011年下半年由分别由新世界出版社、重庆出版社常规出版,全国发行销售。



(本文来源:80后之窗;作者:一起写 三峡刘星)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