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经济>正文

重构世界信用评级市场新秩序

2018-08-10 07:1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重构世界信用评级新秩序

信用评级业属于信用服务业范畴,是服务贸易的高端形态,是经济成熟并进入高级阶段的标志。本身属于小众行业,但却是影响投资者信心、资本流动配置、金融价格的关键行业,甚至是左右他国主权信用地位的重要力量,是一国软实力的重要象征。

寡头垄断的世界信用评级业

格局由来已久

世界信用评级业已有158年的历史,行业的稀缺性与殊性赋予其自然垄断的属性。当下,由美资掌控的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公司(分别成立于1860年、1900年和1913年)垄断90%左右。三大评级巨头历经百年,经久不衰,在国际信用评级上可谓呼风唤雨。主权信用评级声名显赫,债项信用评级处于绝对垄断地位。“三大”垄断国际评级话语权由来已久,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框架下以美元为中心的金融体制有关,也与其成熟的评级技术、丰富的实战经验、数以万计的专业分析师队伍和拥有大量包括违约数据在内的历史信用信息有关。由于美国资本在国际资本占据支配性地位,其交易和信用风险管理十分青睐甚至唯一认可“三大”的信用评级结果,导致发行人不得不聘请“三大”评级。“三大”依托美国后盾和投资者偏好,建立了评级作业网络、评级数据库和评级技术,树立起较高的竞争壁垒。各国监管层也难有其他机制替代“三大”,因而不得不长期依赖“三大”。

垄断竞争的世界信用评级

缺乏效率

“三大”对世界信用评级业的贡献功不可没,但也常遭到诟病。以西方政治经济制度为基准基础的主权信用评级方法,令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难以接受。明显的“顺周期”评级方法给人以“落井下石”之印象。在亚洲金融危机(1997年)、美国次贷危机(2008年)、希腊主权危机(2009年)、欧债危机(2009年)等世界重要事件中,其都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不公正的评级结果,操纵国际金融定价权,使得他国利益和投资者无辜受损。2008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三大”承认他们长期在犯“道德错误”,并承认向提供了虚假的评级信息。

长期垄断竞争的格局,导致世界信用评级缺乏活力与效率。评级生产要素不能在范围内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最终以牺牲消费者剩余和经济效率低下为代价,给世界信用评级业发展带来瓶颈。与完全竞争条件相比,垄断条件下利润最大化的均衡产量低、产品均衡价格高于边际成本。表现在价格不菲的“三大”优质服务满足不了日益扩大的信用需求,信用普惠任重而道远。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竞争的外在压力,出现技术性低效率甚至寻租现象,导致无谓损失。多国政要纷纷质疑与指责“三大”。2009年,俄罗斯总理普京声称,建立本土评级机构,2015年注册资金为30亿卢布的俄国家信用评级机构开始运作。2012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强调,欧洲需要拥有一家自己的评级机构,现欧盟正筹建独立的泛欧评级公司。

化呼唤重构世界信用评级新秩序

尽管近年来逆化思潮抬头,尤其是今年3月22日美国公布了对中国301调查结论与措施,其单边行径违反了世贸组织(WTO)最基本精神和原则,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但经济一体化、贸易自由化符合世界发展潮流,势不可挡。2017年5月公布的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中国于当年7月16日前对美资全面开放信用评级,彰显了我拥抱信用评级完全竞争的决心与举措。伴随着化进程,世界信用评级业正悄然面临新一轮调整,未来在WTO框架下完全竞争格局的世界信用评级新秩序正在逐步形成。

评级主体应有新面孔。世界多极化时代,除了“三大”外,还应倾听来自“三大”之外的不同声音。需要诞生新的评级主体,以信用评级业务为纽带,建设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新的有影响力的评级机构应当融入欧盟、新兴经济体、“一带一路”和欠发达国家的元素,形成更加开放包容的“3+N”世界评级机构体系。

评级制度应有新安排。信用评级机构间的信用信息有条件共享,逐步减少信用信息不对称,为信用评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有效的数字资产支撑。整合利用信用信息数据资源,缓解国家地区间“数字鸿沟”。逐步互认信用评级结果,谨慎推行双评级与多评级制度,减少被评级对象信用成本。加强国际间监管合作,共同保护国家机密、商业秘密与个人隐私等信用信息安全。加强道德教育,克服立场评级和打击以次充好、以级定价、“3A工厂”等违法违规行为。

评级规则应有新调整。评级思想需要更具理性、包容性和客观公正性。评级标准应遵循世界基本认同的诚信文化与普适价值观,兼顾发达国家与非发达国家不同诉求。评级过程应全面考虑宏观经济周期、微观行业征与地区差异化点,提高评级信用信息与综合定价的透明度。评级结果应克服“顺周期”和敏感时期评级调整弊端,增强前瞻性风险预警,减少不合理的外部效应。

评级技术应有新发现。信用经济驱动经济走向成熟,成熟经济的信用问题变得更加隐蔽复杂。科学揭示国家主权、行业系统和企业债项的信用风险度与控制管理是世界性难题。主权信用评级应避免政治化,沦为新的政治经济霸权工具。债项信用评级技术应与时俱进,努力把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到信用信息采集、违约概率计算、信用征向量量化、动态化信用管理与评级中枢测算、跨周期检验之中。

徐德顺(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信用评级与认证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博士)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